狐狸寨

狐狸寨网络论坛
 
首页日历相册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搜索会员群组注册登录

分享 | 
 

 被风吹着的时光 文|犹月

向下 
到页面 : 1, 2  下一步
作者留言
狐狸寨丶犹月

avatar

帖子数 : 56
注册日期 : 13-08-02
年龄 : 20
地点 : 保密

身份
经验值:
0/0  (0/0)

帖子主题: 被风吹着的时光 文|犹月   周日 八月 04, 2013 5:47 pm

这是一个我写出来与我所想截然不同的故事。
我无法控制故事由我的方向发展,而是任由它偏离。
当这篇文章写完后,
我才发现它脱离了我的初衷,但它却是我年少最真实的想法。
你可以说它是我写得最不真实的一篇文。
也可以说这是结局最好的一篇文。
我只是想给每一个我喜欢的男主角一个美好的结局。
就当是完成我年少的梦。
就当是完成我对爱情的初衷。

——致凌冽的5000字小说
后接5000多字的番外:水墨荷遥


由狐狸寨丶犹月于周一 八月 05, 2013 5:13 pm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1次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狐狸寨丶犹月

avatar

帖子数 : 56
注册日期 : 13-08-02
年龄 : 20
地点 : 保密

身份
经验值:
0/0  (0/0)

帖子主题: 回复: 被风吹着的时光 文|犹月   周日 八月 04, 2013 5:48 pm

First.
当苏夏从10楼跳下去的时候,黎铭还在满不在意地望着对话框里面苏夏的蓝色字体:黎铭,如果我死了你会怎么办?
黎铭有些微抿的唇角勾起一抹讥笑,仿佛在嘲笑苏夏的不自量力,更多的是在为这个女孩如此堕落的话语感到无奈。修长地手指在键盘上划出一道美丽的弧度,对话框里弹出黎铭绝情又冷酷的话语:“那你就去死吧”但是黎铭并没有想过苏夏真的离开了这个冷漠的人间。
苏夏的眼前是一簇一簇的彼岸花,火红的气息似血蔓延不断。血这个词对苏夏来说有种陌生而又熟悉的感觉,她仿佛回想起摔下楼后满身是血的自己,又看见全身透明不带任何一丝血色满脸苍白的自己,有些自嘲地笑了。
黎铭,现在我死了你满意了吗。
或许你到现在还不知道我的死讯,正搂着哪个女生笑吧。
母亲说不要轻易爱上男人可我还是爱上你了。
似乎有那么一滴苦涩的泪,顺着风的方向蒸发在空气中,找不到踪迹。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狐狸寨丶犹月

avatar

帖子数 : 56
注册日期 : 13-08-02
年龄 : 20
地点 : 保密

身份
经验值:
0/0  (0/0)

帖子主题: 回复: 被风吹着的时光 文|犹月   周日 八月 04, 2013 5:48 pm

Second.
“你好,铃月店铺欢迎你,要买些什么吗?” 苏夏抬头看见一位身穿古装的男子。男子的相貌是那种每一个部位分开看都很平凡但整体看却带着一丝妖治,黑袍上有一朵一朵簇拥着的彼岸花,此时温柔笑着的男子让人觉得如沐春风。
“里面的东西会是我想要的吗?“苏夏有些惆怅地问道。
“什么是你想要的呢,这个店一直在等待有缘人,帮她们实现心愿,但代价也是必须要付出的。”男子依旧笑着回答。
“我爱着一个人,但到我死都无法得到他,我想让他爱上我,可我已经不是人了……”
“我可以让你还阳,给你一副倾国倾城之貌,但当你完成心愿,我会自动拿走你美丽的双眼。”男子很平淡地说着话,似乎这不过是一些小事罢了。
“您要我的双眼干什么呢,那便好吧。“苏夏有些不解却还是咬咬牙答应了。
很快她的眼前变得很黑,旁边还回荡着男子的声音:“记住,从今日起你叫做抚柳,你只有一年时间,切记珍惜。” 苏夏想说什么,却发现嗓子无法开口,终是昏睡了过去。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狐狸寨丶犹月

avatar

帖子数 : 56
注册日期 : 13-08-02
年龄 : 20
地点 : 保密

身份
经验值:
0/0  (0/0)

帖子主题: 回复: 被风吹着的时光 文|犹月   周日 八月 04, 2013 5:50 pm

Third.
苏夏早早的醒了。她发现自己躺着一个浅咖啡色格调的房间。嫩绿色的床有一种青春的气息,她望着窗外十分陌生的建筑有些迷惘,但又突然变得欣喜,这是C市,黎铭所在的城市。
随后她发现自己所读的学校刚好是一周前转到了樱圣高中,只是自己还没有去学校报道而已。苏夏为能见到黎铭而变得激动,从衣柜里找出浅咖啡色的校服便前往樱圣高中报道了。
苏夏沿着樱圣高中的羊肠小道前往远处那座威严庄穆的教学楼。那些飘飘散散,娇弱可爱的樱花便是零零散散地落在地上,有种绝望的飘零凋落的感觉,苏夏便是觉得自己行走在一片落寞之中,荒凉而淡漠的回忆涌入她的脑海,她说不出话,泪却流个不停。
樱圣高中的学生们都看着一边踉踉跄跄走着一边流下两抹清泪的浅咖啡装的长发女生,不免有一种心疼的感觉,似乎美人流泪,是一种风景也是一种心灵的撼动。
不知走了多久,也不知是不是回忆太过残忍的留着脑海的缘故,苏夏完全沉浸在回忆中没有察觉周围为她动容的人。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狐狸寨丶犹月

avatar

帖子数 : 56
注册日期 : 13-08-02
年龄 : 20
地点 : 保密

身份
经验值:
0/0  (0/0)

帖子主题: 回复: 被风吹着的时光 文|犹月   周日 八月 04, 2013 5:51 pm

Fourth.
“诶,黎铭,怎么还在树上坐着?”一身棒球装的男子,擦着汗不解的问着树上的人。
“树上乘凉好歇息,倒是你,阿哲,有事吗,怎么这么着急?”树上的男子半眯着眼饶有兴趣地望着云哲。
“事情是这样的,刚刚我从棒球社回来听见很多人在说学校的樱花路上有个女生边走边哭,你要和我一起去凑凑热闹吗?”
“哦?这跟我有关系吗?”黎铭依旧毫不在乎的样子。
“据说对方是新来的学生,是个大美人呢……”云哲笑嘻嘻地回道,看黎铭一副俊颜变得兴致勃勃,便是明白了他的意思。
樱花路。
看到一脸泪水的苏夏的黎铭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因为那双美丽的杏眼,那双美丽的眸子所夹含的东西都像是那个清秀的女孩--苏夏。黑色的长发柔顺地披在肩上,马奶子般透明晶莹的肌肤,樱桃小嘴显得她更加的娇美柔弱,令人我见犹怜。黎铭穿过人群来到苏夏身旁递给她一块手帕,苏夏正欲说谢谢却望见了一脸温和的黎铭。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狐狸寨丶犹月

avatar

帖子数 : 56
注册日期 : 13-08-02
年龄 : 20
地点 : 保密

身份
经验值:
0/0  (0/0)

帖子主题: 回复: 被风吹着的时光 文|犹月   周日 八月 04, 2013 5:51 pm

Fifth.
男子高挑的俊眉,高挺的鼻梁,深咖啡色的眼眸似乎有着万年寒冰,但他此刻嘴角却是噙着一抹若有若无的微笑,让他看起来有些平易近人。
“谢谢。”有些沙哑的声音带着一丝美感。
“你好,我是黎铭,请多指教。”黎铭古井般的眸子泛起一丝涟漪。
“苏……”吐出这个字眼后,苏夏慌张地捂住了嘴,眸子有些惊恐。“对不起,打搅了。”苏夏惊恐地落荒而逃,留下手里还握着一张帕子的黎铭。女孩落荒而逃的背影倒是让黎铭的嘴角泛起一丝趣味。
苏夏终于逃到一个自己也不熟悉的树下,捂着嘴流着清泪,为什么自己再见到他还是会心动,为什么还是会心痛,为什么没有告诉他自己的名字,为什么还是退缩了。当苏夏终于平静下来,她站起来发现腿有点发麻,有些腿软地想倒下去,不料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映入帘里的依旧是熟悉的咖啡色双眸。她冷冷的回答:“谢谢,刚才有些失礼,我叫苏抚柳,是苏夏的姐姐。”黎铭淡淡的笑:“真是个好听的名字,刚才你掉了校牌。” 苏夏赫然地望着校牌上苏抚柳三个字,久久说不出话。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狐狸寨丶犹月

avatar

帖子数 : 56
注册日期 : 13-08-02
年龄 : 20
地点 : 保密

身份
经验值:
0/0  (0/0)

帖子主题: 回复: 被风吹着的时光 文|犹月   周日 八月 04, 2013 5:52 pm

Sixth.
“你不记得苏夏了吗。”苏夏有些试探性的问道。
“苏夏是谁?我和她认识吗?”黎铭依旧脸色不改的反问。
苏夏有些心悸,却又笑着说:“苏夏是我的妹妹,她在几天前为一个叫黎铭的男生跳楼了,我以为是你,不过好像不是的,让你见笑了。”
黎铭听后嘴角扬起一抹笑容,分不清是讥讽还是什么,很快又恢复了正常,有些淡漠的说:“那你的妹妹真是可惜了,这么早就逝去了,还是在花季般的年龄呢,或许那个男生不值得你妹妹这样做呢。”说罢,拍了拍身上沾上的泥土,捡起蒲公英,轻轻一吹,让它飘散在风里,消失了踪迹。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狐狸寨丶犹月

avatar

帖子数 : 56
注册日期 : 13-08-02
年龄 : 20
地点 : 保密

身份
经验值:
0/0  (0/0)

帖子主题: 回复: 被风吹着的时光 文|犹月   周日 八月 04, 2013 5:53 pm

Seventh.
时间很快过去。
因为苏夏对人温和,虽然一副冷冰冰的模样却平易近人,因此赢得了不少男生的芳心,当然也不乏女生讨厌她,但她都是一副不了解的样子,继续和女生们相处。所有人的生活都在照常继续,但有些改变却依旧在发生。
“苏夏,明天可以陪我出去一下吗。”黎铭有些淡漠而疏离的说话。
“好。”苏夏只是淡淡的应下,并没有表现出什么特别欣喜的感情色彩,让黎铭捉摸不透。
翌日早上。
苏夏早早的起来梳洗,穿上一身浅蓝色的裙子,戴上白色的帽子便是出门了。
街上人潮人海,有些拥挤,不知不觉就让苏夏想起以前的自己也是在这样一个人潮拥挤的一天,乘上从A市到C市的地铁,第一次出远门的自己带着雀跃的心情,只为了见身在C市的黎铭,那个她所深爱着的黎铭。
她淡淡的敛下双眸,不再去想这件事,但那年那天黎铭买给她的草莓冰淇淋甜甜的味道始终浮现在脑海,以及那天黎铭的温柔,就像逝去的年华无法回来却如同放电影般在脑海里无法散去。她想鼓起勇气勇敢面对这些回忆,却发现自己满脸是泪,自嘲地笑着无能的自己,然后把眼泪擦干。一阵微风吹过,好像传来他们曾经的笑声,是那么的纯净。
“抱歉,让你久等了。”穿着灰色衬衫的黎铭有些慌忙的跑过来,额头上还一滴一滴的落下汗,他伸手擦干,眼前却递过来一张手帕,“用这个吧。”苏夏浅浅的笑着。
黎铭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脸上的淡漠似乎也融化了一些,他接过苏夏的手帕,擦完汗后,有些尴尬地说:“手帕我拿回家洗干净了再还给你吧。我们去坐地铁吧。”苏夏点点头,跟在黎铭后面。
苏夏很少出门,所以一上地铁就睡着了,地铁越驶越远,他仿佛听到了少年的叹息声,似乎听到少年隐隐约约叫着她的名字,苏夏苏夏,我该拿你怎么办。她有些自嘲的笑笑,以为是自己的梦,当然,沉睡的她并没有看到少年纠结而又深情的眸子。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狐狸寨丶犹月

avatar

帖子数 : 56
注册日期 : 13-08-02
年龄 : 20
地点 : 保密

身份
经验值:
0/0  (0/0)

帖子主题: 回复: 被风吹着的时光 文|犹月   周日 八月 04, 2013 5:54 pm

Eighth.
“苏夏,醒醒。我们该到站了。”黎铭有些紧张地摇着苏夏。
苏夏有些朦朦胧胧地张开双眼,望着看见她醒来又恢复一脸淡漠的黎铭。
踉踉跄跄地撑着困意跟在黎铭身后的苏夏有些不解,因为黎铭带她到的是墓园。
到了墓园后,黎铭仿佛就被一阵悲伤笼罩,没有管后面的苏夏而是径直朝着前方走去,而苏夏也沉默不说话紧紧地跟在黎铭后面。
黎铭走到一座墓前停了下来,有些无力地跪在地上。苏夏走过来静静地不说话,像是知道了什么一样。“你知道吗,这是我爸的墓。从小我就和我爸相依为命,我妈为了钱,为了过上好日子,宁肯去傍富豪当小三,她走那天我爸自杀了,他告诉我:永远不要爱上女人,不然会受伤。当时我没有哭,而是望着我爸不停的点头,希望他能因为我而留下来,但他没有,他只是解脱般地望了我一眼然后就从我家的阳台跳下去了。两年前我认识了苏夏,她给了我人生中所拒绝从未得到的关怀,她坐地铁来看我的那一天我很高兴,同时也为她感到不安,怕她在地铁上出事,但是还好老天让她来到了我的身边,我们一起去吃我喜欢的草莓冰淇淋,我看着她甜甜的笑,觉得好像是得到了救赎和阳光。可是后来她居然问我,如果她死了我会怎么办,我当然是会伤心,但我觉得她就像天使一样阳光是不可能会自杀的,我就对她说那你就去死吧,但是我没有想到她真的离我而去了……抚柳,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觉得你和苏夏很像,只有她才有这么美的双眸,只有她才像你那样的阳光,你对别人都很温和唯独对我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你说我是不是上辈子作了什么孽,老天才这么对我。”
苏夏抹了抹眼泪,有些哽咽的说:“我不是冷冰冰的对你,而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你应该知道,苏夏是个孤儿,父母双亡,所以并没有什么姐姐,我一直以为你是上天带给我的阳光,你温暖了我的岁月,我的年华,让我对每一天都充满了期待,你知道我为什么要问你那句话吗,因为我看到别人跟你说的话,一时有些绝望所以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我没有想到,这一生还能见你一面,是,我就是苏夏。”黎铭有些欣喜却又难以置信地望着眼前的女孩,轻轻地说:“夏夏,你……你原谅我了吗。对不起,我之前那样对你。”苏夏一言不发的点点头,红肿的眼睛有些肿胀。黎铭轻轻为苏夏擦去眼泪,将她搂进怀里,轻声说:“能再见到你真是太好了。”‘是啊,能在有生之年再见你一面真的太好了,老天待我不薄。’苏夏在心里默念着,风轻声吹过,似乎是在为这一对终于相逢的有情人感到高兴。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狐狸寨丶犹月

avatar

帖子数 : 56
注册日期 : 13-08-02
年龄 : 20
地点 : 保密

身份
经验值:
0/0  (0/0)

帖子主题: 回复: 被风吹着的时光 文|犹月   周日 八月 04, 2013 5:55 pm

Ninth.
时间照常流走,很快一年要过去了。
苏夏和黎铭顺着风走在公园的街道上,已近黄昏的天空显得有些美好,就像他们三年相爱的时光。这半年在一起的时间,他们一起去买香草和草莓两种口味的冰淇淋,然后互相交换着尝着对方的,品味爱情的甜蜜。一起去游乐场玩遍刺激的游戏,听着对方受不了的尖叫;一起去各个家常菜馆,品味风味不同的菜肴,然后心满意足地看着对方吃完自己夹的东西,一脸满足。
坐在公园的长椅上,两人幸福的说着悄悄话,相恋三年,并不是没有吵过架,也不是没有分分合合的时刻,他们也有吵架吵到将彼此所有东西删掉,只留下一句绝情的话伤害彼此的心,也有冷战时一脸冰霜地从对方身旁走过,鼻子里传出一声哼,便是不再言语,也有到彼此冷的受不了在课堂上传纸条请求结束冷战的时刻,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些被风吹着的时光,以及那些说过的话留在彼此心间,支撑着这一段感情。
今天的苏夏有些心悸,望着这美丽的日落却提不起任何兴趣,反而有些心情沉重得受不了的感觉。究竟是怎么了,她在心里反复问着自己。身旁的黎铭察觉到苏夏的不安,一直紧紧地握着她的手,想要传递一些温暖给她。苏夏有些欣然地望了望黎铭,点头示意,让他不用担心自己。这对恋人并不知道将要迎接他们的是一场大风浪,而苏夏也不知道她将又一次失去黎铭,饱含痛苦。
“夏夏,天色晚了,今晚要早些休息,我就在隔壁,有事情记得叫我。”黎铭有些不放心地对苏夏说道。
自从他们开始公开恋爱,就搬到了一起,黎铭住在苏夏的隔壁房间,便于照顾苏夏。
苏夏重重的点了点头,让黎铭早些回房间睡觉,便进了房间。当12时的钟敲响的时候,苏夏终于不安的坐了起来。当然她也看到了那个当初帮她完成心愿的男子此时依旧噙着淡淡的微笑望着自己,说出来的话语却是十分残酷。“一年时间马上将到了,有什么你还要和他交代的吗。明天早上我们的契约就正式结束了。”苏夏顿时明白了男子的来意,有些伤心地点了点头,便不再说话。她提起笔给黎铭写了一封信,这一夜,注定无眠,而身在隔壁的黎铭全然不知。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狐狸寨丶犹月

avatar

帖子数 : 56
注册日期 : 13-08-02
年龄 : 20
地点 : 保密

身份
经验值:
0/0  (0/0)

帖子主题: 回复: 被风吹着的时光 文|犹月   周日 八月 04, 2013 6:37 pm

Tenth.
翌日早上。
苏夏早早的将那一封信放在透明的茶几上,便是有些绝望地走了。男子叹息地看了看她,终是剜出了她的一双眼,替她安上了另外的一双,不知道在这个彼岸花丛漫无目的的游荡了好久,苏夏仍是没有停下来。黑衣男子看着这个丢了心的女子,有些怜悯,但终究什么也没说。
黎铭起来后看见苏夏的门开着却空无一人有些着急地正想出门找她,但看完苏夏的信便是停止了寻找。那个傻姑娘,为了见他让他爱上自己竟然答应了这样的要求,都怪自己没有早点告诉她他爱她,他真的是一辈子都欠她了呢。黎铭呆呆地望着那封信上苏夏娟秀的字体,久久不能回神。
见男女都这样失魂落魄的黑衣男子终是不忍心,替苏夏还了阳让她回去找黎铭。苏夏走后,男子抱起桌上用来装苏夏美丽的眼睛的盒子以及其他的几个盒子便不知去踪,连“铃香”那块古老的招牌也不知所踪,只是风中还淡淡的飘着男子的呢喃:“遥儿,你也希望看到这样的结局吧。”
而另一边的苏夏归来,一脸胡渣的黎铭看到自己归来的恋人,有些激动与难以置信,但是他还是很快冷静下来,看见苏夏有些熟悉而又陌生的容颜,紧紧的与她想拥在了一起。
-------------------------- The End -----------------------------------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狐狸寨丶疯狮

avatar

帖子数 : 32
注册日期 : 13-08-01

身份
经验值:
0/0  (0/0)

帖子主题: 回复: 被风吹着的时光 文|犹月   周日 八月 04, 2013 9:44 pm

嗷嗷嗷!!!!!!小月儿写得好棒!!!!
话说,,
这里有多少字!!
我可以缩么??!!
嗷嗷嗷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狐狸寨丶疯狮

avatar

帖子数 : 32
注册日期 : 13-08-01

身份
经验值:
0/0  (0/0)

帖子主题: 回复: 被风吹着的时光 文|犹月   周日 八月 04, 2013 9:45 pm

嗷嗷嗷!!!!!!小月儿写得好棒!!!!
话说,,
这里有多少字!!
我可以缩么??!!
嗷嗷嗷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狐狸寨丶冰凝



帖子数 : 39
注册日期 : 13-07-29

帖子主题: 回复: 被风吹着的时光 文|犹月   周日 八月 04, 2013 10:32 pm

我的感觉,你心里有道伤。莫名的想到了一句话:半粒糖,甜到伤。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心结,你的心结又是什么呢?
我习惯于从文字解读一个人(好吧,我和我的文字一点都不像,我这个奇葩)
所以,来吧,请告诉我多一点。
你的年龄应该不会比我大。你适合用多一点的文字抒发自己的情感。(别的我看不出了,我不是算命瞎子)
那么,请你继续,用文字表现出,那个你自己吧。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狐狸寨丶犹月

avatar

帖子数 : 56
注册日期 : 13-08-02
年龄 : 20
地点 : 保密

身份
经验值:
0/0  (0/0)

帖子主题: 回复: 被风吹着的时光 文|犹月   周一 八月 05, 2013 1:07 pm

于是乎,为了可爱的狮子姑娘和好奇的阿季姑娘,我会续写番外凑成1万字的,废话不说,更文去。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狐狸寨丶犹月

avatar

帖子数 : 56
注册日期 : 13-08-02
年龄 : 20
地点 : 保密

身份
经验值:
0/0  (0/0)

帖子主题: 回复: 被风吹着的时光 文|犹月   周一 八月 05, 2013 5:08 pm

番外 水墨荷遥
前记:这是一个被埋藏已久的故事,再次翻出来反复品味的时候,发现它已经沾上了少许灰尘。故事中的人都静静地不再出现,请不要说话打扰到他们。

宴会初遇
千年难闻的蟠桃宴将要到来,荷遥便被王母派去跟随其他仙子们一起采摘蟠桃,忙忙碌碌地过了几天,才终是迎来了这百仙同聚的蟠桃宴。蟠桃宴上匆匆忙忙,侍女们走过的身影伴随着若有若无的光,为神仙们的欢声笑语增添了一丝丝气氛。七仙女首先跳了一曲天庭祥和舞,众仙无不洋溢着欢乐的微笑。荷遥享受着琼酿美酒,有了一些醉态,觉得失礼便是先行离开了会场。
“请问这是哪一位仙人,为何不在寿宴而是独自饮酒。”荷遥脸上泛着一丝红晕,醉态般地问着蟠桃树下独自饮酒的水墨。而水墨并没有回答她,只是转过头冷冷地望了他一眼便是不再说话。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落入的几缕乌发中,深邃的双眼有些迷人,一袭黑衣,这是荷遥对水墨的第一印象。他深邃的眼眸似乎带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悲伤,让他整个人笼罩于一片悲哀之下,连一旁有些醉态的荷遥都莫名地觉得悲哀。她的脚步顿了一下,便径直向水墨走去,坐在他的身旁,笑着问:“我可以和你一起喝酒吗。”
水墨看着这个莫名其妙的仙子,终是点了点头,将手里的酒坛递给荷遥,“你是瑶池的荷遥仙子吧,我是水墨,冥君。”他的声音似乎带着一股诱惑力,让人止不住想要沉沦。荷遥听到这个名字,有些惊讶。他就是那个传闻中冷酷无情的冥君,水墨?那个前天母后失踪的悲剧少年水墨?那个自幼就开始管理冥界的冥君水墨?我怎么遇上这尊煞佛了,不过他好像并不是传言的那般俊美无双,只是有一点点小姿色罢了,荷遥在心里腹诽。最后酒力不胜的荷遥倒在水墨的肩膀上,还不停的喃喃自语:“喝……喝……”水墨有些无奈地看着一脸红晕的荷遥,第一次近距离观察女人的水墨细细打量着荷遥。碧绿的翠烟衫,淡绿色的长裙上绣着一簇一簇的荷花,腰间挽着翠水薄烟纱,皮肤细腻而白,樱桃小嘴,浅棕色的双眼此时泛着一丝丝迷茫。水墨扶起醉得一塌糊涂的荷遥,淡淡的说:“小仙子,你好像醉了。”荷遥有些怒气地嚷嚷:“谁醉了?我没醉。我荷遥乃是神仙,神仙怎么会醉。呕……”荷遥打了一个嗝又满足地蹭着水墨的黑色云袍。水墨几次想撒手离开,但看见荷遥迷糊的样子又怕她被什么人拐走,终是寻了一位小仙女,让她将荷遥送回了云瑶殿休息,便不带一丝痕迹地离去。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狐狸寨丶犹月

avatar

帖子数 : 56
注册日期 : 13-08-02
年龄 : 20
地点 : 保密

身份
经验值:
0/0  (0/0)

帖子主题: 回复: 被风吹着的时光 文|犹月   周一 八月 05, 2013 5:09 pm

召见
第二日荷遥醒来已是晌午,饮酒过多的她发现脑袋有些酸痛,不过好在有小仙女给她送来了醒酒汤,这才让她稍稍好转。一起住在瑶池的玥姬仙子急急忙忙的推门而入,带来一个消息:“遥儿,王母娘娘要召见你。”荷遥来不及梳妆打扮,匆忙换上一套绿裙,便起身前往王母殿。
“荷遥拜见王母娘娘。”荷遥不失礼仪地觐见。
坐在上方的王母点了点头,示意荷遥起身,轻笑着说:“前些日子荷遥仙子为蟠桃宴的准备贡献出了自己的一份力,应该奖赏,但今日本宫有一事相求。”
荷遥见王母的脸色由温和渐渐变为严肃,深知此事的重要。“娘娘直说无妨。”
王母颇为欣赏地看了看荷遥,便是开口说道:“前些日子因与魔界勾结而被关入冥界的雨夜仙子今日好像逃脱了,我想请荷遥仙子协助冥界冥君调查此事。”
荷遥的神色变得有些凝重,终是重重的点了点头。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狐狸寨丶犹月

avatar

帖子数 : 56
注册日期 : 13-08-02
年龄 : 20
地点 : 保密

身份
经验值:
0/0  (0/0)

帖子主题: 回复: 被风吹着的时光 文|犹月   周一 八月 05, 2013 5:09 pm

协助调查
冥界。
一簇一簇的彼岸花,赤妖般的颜色一直不停的蔓延,让人莫名感到伤感与迷茫。传闻冥界是用来关押犯了过错的仙子的地方,让她们在彼岸花的诱导下,找寻真实的自己,最终获得救赎。荷遥想着想着,便是越来越不解雨夜仙子为何会逃脱出这个满是彼岸花的世界。
“那里怎么会有人。”荷遥望着前方彼岸花海中正在伸懒腰的水墨,气势汹汹地跑过去,大叫:“你不想活了吗”可下一秒,嗓子里的话就被突然的卡住,因为躺在彼岸花海的不是别人,正是同她蟠桃树下饮酒的水墨,昨日蟠桃树下饮酒的画面一一浮现,荷遥不免浮起了一丝红晕,有些尴尬的问:“你在这里干什么。”水墨漠然的双眼似乎有了一丝焦距,而后淡淡的说:“小仙子似乎忘了昨天自己喝醉了呢。”荷遥想狡辩什么,却终是咽下了这口气,有些生气的不再说些什么。“今天好些了吗。”水墨依旧淡淡的面不改色的说。荷遥有些窃喜,却望见水墨一脸冷漠,生气的说:“本来好多了,但是刚才某人气我,现在又不好了,头晕晕的。”水墨轻轻地笑了,站起身子,留下一句:“那就协助我调查吧。”
“你怎么会知道我来是协助你调查的。”荷遥有些不解的问。
“因为是我故意将那个仙子放走,然后指名王母让你来的。”空气中传来淡淡的声音,没有一丝感情,却让荷遥红了脸。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狐狸寨丶犹月

avatar

帖子数 : 56
注册日期 : 13-08-02
年龄 : 20
地点 : 保密

身份
经验值:
0/0  (0/0)

帖子主题: 回复: 被风吹着的时光 文|犹月   周一 八月 05, 2013 5:10 pm

初生情愫
“我们要去哪里调查阿。”荷遥有些不解,但还是紧紧的跟着水墨身后。
“这很简单,那个什么仙子,到了这里就一直不停的叫着她那个魔界男人的名字,我一个不小心就让她跑出去找她男人了,所以你懂了吗?”水墨简单的几句话就概括了自己的罪行。
“那我们应该去魔界了?不会吧,就我们两个我有点后怕阿。”荷遥一想到自己和水墨两个人孤身前往吃人不眨眼的魔界就有些颤抖。
“嗯,这件事很可怕吗,我们只是要一个仙子罢了,相信魔界会卖冥界和仙界一个面子的。”水墨看见荷遥一副担惊受怕的样子就忍不住想说些什么吓吓她,但还是装出一脸正经的样子。荷遥想了一下,还是觉得有些不放心,便紧紧的拉着水墨的衣袖,恶声恶气的说:“你一会不许临阵脱逃,不然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一定拉你陪葬。”水墨笑着,故作受惊的说:“小人遵命,一定让仙子大人平安回家。”荷遥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轻轻挥了挥手,故作威严的说:“起来吧。”水墨笑着与她大闹,两人不知此时彼此的心已经在靠近。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狐狸寨丶犹月

avatar

帖子数 : 56
注册日期 : 13-08-02
年龄 : 20
地点 : 保密

身份
经验值:
0/0  (0/0)

帖子主题: 回复: 被风吹着的时光 文|犹月   周一 八月 05, 2013 5:10 pm

雨夜仙子
魔界。
“公子,冥君和仙界的荷遥仙子求见。”一位侍从急急忙忙跑进富丽堂皇的房间,搅乱了一对有情人的浓情蜜意。
“昊,怎么办,他们一定是来捉拿我的。”雨夜仙子此时娟秀的脸上充满了惶恐。
魔界三公子云昊宠溺的望着爱人,轻声安抚她说:“不会的,夜夜,我不会让他们带走你的。”此时一脸信誓旦旦的他,并不知道后来发生的事会让他有多么的身不由己。
“三公子,好久不见。”水墨客套的打着招呼。
“好久不见,冥君可是越来越俊美了,不知迷倒了多少少女的心。”云昊一脸冷漠,回击的话像是赞美实则讽刺。
水墨并没有急着回话,而是扬起淡淡的微笑,然后慢慢的说:“今日前来一叙,只是为了让雨夜仙子重回冥界,继续反思,以致能早日回归正途。”荷遥望着这个笑里藏刀的男人,有种微妙的敬佩。
“不,昊,我不回去。”雨夜仙子刚刚平静下来的表情又变得狰狞。
荷遥看着一脸狰狞的雨夜仙子,回想起初见她时,雨夜仙子一脸腼腆的笑容,虽是清秀的脸却有种文静的美,而后来认识魔界三王子云昊后坠入爱河,却迷失了最初的自己,一脸狰狞的她遗失了最初的美好,只剩下怕爱情破灭的惶恐。荷遥无奈的摇摇头,便是不再说什么。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狐狸寨丶犹月

avatar

帖子数 : 56
注册日期 : 13-08-02
年龄 : 20
地点 : 保密

身份
经验值:
0/0  (0/0)

帖子主题: 回复: 被风吹着的时光 文|犹月   周一 八月 05, 2013 5:10 pm

威逼利诱
“我是不会将夜夜给你们的,你们休想从我身旁抢走夜夜。”云昊脸上布满了坚决。荷遥细细打量这个让雨夜仙子倾心的男人,发现他只是长了一双多情的紫色的桃花眼,相貌也只是算清俊而已,那双桃花眼固然迷人,但这样就让雨夜仙子坠入情海是不是太具杀伤力了。不过荷遥想到雨夜是未经人事的仙子,第一次的恋爱很容易让她丢失了防线,便也觉得不太为难了。
“我记得三王子之前向冥界借了一把灭魔刀,据说是要斩灭魔界叛徒,不知现在用完了没有,如若用完了,便是归还于我吧。”水墨淡淡地笑道。
云昊一脸情深的脸突然变得狰狞,水墨明明知道魔界叛徒仍未找到,所以还对魔界构成危害,施了法的灭魔刀刚好能镇住魔界,水墨竟然拿这个条件来威胁自己,真是可恨。
“叛徒至今仍未寻到,所以灭魔刀本王子暂时无法归还,劳烦冥君惦记了。”云昊故作惋惜的回答。
“那我开个条件如何?让雨夜仙子跟我们回去,我帮三王子找到叛徒并押他回魔界让三王子当着众臣子的面邀功如何?但是条件是交出雨夜仙子。”水墨并不注意云昊的神情,反而自顾说着。
云昊心中有气,便是提高了音量:“若是不给,那又怎样?”
一旁的荷遥见云昊这么快便沉不住气,扬起了嘴角。
“那便仙,冥两界联手,征伐魔界,三王子怕是不想看到魔界生灵涂炭吧。”水墨看见荷遥扬起的嘴角,有些轻笑,却又毫不在意的说道。
“昊,我不要阿,昊,你要救我阿……”雨夜仙子依然一脸狰狞的望着自己的爱人,满脸泪水的大叫,但是她的声音因为长时间吼叫变得有些沙哑,所以在这夜幕中也显得有些恐怖。云昊再怎么爱雨夜仙子却也因为水墨的话动摇了一些,本想安慰自己的爱人,但听到夜幕中恐怖的嘶吼,便是改变了主意。他痴情的将雨夜搂紧,终是不忍心的敲晕了她,将雨夜柔软的身子交给荷遥,便是不带一丝痕迹的关上了门。
漆黑的夜幕仿佛撕碎了这对有情人自己认为坚不可摧的爱情。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狐狸寨丶犹月

avatar

帖子数 : 56
注册日期 : 13-08-02
年龄 : 20
地点 : 保密

身份
经验值:
0/0  (0/0)

帖子主题: 回复: 被风吹着的时光 文|犹月   周一 八月 05, 2013 5:11 pm

赐婚
荷遥将雨夜仙子关回那个彼岸花的世界,任由她在那里寂寞的嘶吼,她怕是对三公子彻底失望了,荷遥如是想到。告别了水墨送走她时迷人的微笑,荷遥心情愉快地来到王母殿交付王母嘱托的任务。
王母一脸赞赏地看着荷遥,有些柔和的声音问道:“遥儿,据说龙宫太子相貌无双,你觉得如何?”
荷遥心里有些不安,王母的意思再明确不过了,她是要为自己赐婚,但是自己没有见过龙宫太子,怎么会赐婚呢。荷遥还是恭敬地回答:“禀娘娘,遥儿并未见过龙宫太子,但听闻他才艺无双,早就想一见,可是一直没有机会,不知娘娘什么意思,恕荷遥愚昧。”
王母扬起慈爱的微笑,“这孩子,龙宫太子对你有意,想让我赐婚,不知遥儿意下如何?”
荷遥不解龙宫太子为何要让自己嫁给他,终是无奈地淡淡说:“娘娘,荷遥不喜欢龙宫太子,更未见过龙宫太子,所以更不可能嫁给他,请娘娘恕罪。”
王母见荷遥一脸坚定,有些不忍,但为了天庭的安危她不得不这样做,于是狠下心说:“遥儿,龙宫太子以镇南珠换这桩亲事,我是不得已的,为了天庭的安危请你准备出嫁吧。”
荷遥终于明白王母的用意,只好苦涩的点了点头,离去。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狐狸寨丶犹月

avatar

帖子数 : 56
注册日期 : 13-08-02
年龄 : 20
地点 : 保密

身份
经验值:
0/0  (0/0)

帖子主题: 回复: 被风吹着的时光 文|犹月   周一 八月 05, 2013 5:11 pm

逃婚
一月后,荷遥略带苦涩的穿上那套龙宫送来的新娘服,朱红色的薄纱套在火红的长裙外,长裙下摆一排蓝色的海水云图,束起的秀发上插着一只簪子,龙宫夜明珠制成的簪子,此时正散发着一股柔和的光。此时的荷遥一心想的不是别人,而是身在冥界的冥君,水墨。从那日回来她便发现自己爱上了水墨,爱他的一颦一笑,爱他的笑里藏刀,爱他初见时的冷漠,爱他为了安慰自己故而自称小人的潇洒……
“水墨,我好想你怎么办?”荷遥喃喃自语,没有发现水墨已经站在她的身后,深邃的眼眸透露出一丝温情。
“没有想到小仙子这么想我,真是折煞水某了。”水墨扬起淡淡的微笑,似乎是在说笑。
“水墨……你来干什么。”荷遥有一丝惊喜。
“来救你,逃婚,远走高飞。”水墨深邃的眼眸似乎带着一丝深情,他牵起荷遥的手,有些诚挚的问道:“仙子大人愿意跟我走吗?”
荷遥发现今日的他一身红衣,有种她说不出的感觉。她点了点头,任由他拉着自己,虽然他们并不知道该去哪里。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狐狸寨丶犹月

avatar

帖子数 : 56
注册日期 : 13-08-02
年龄 : 20
地点 : 保密

身份
经验值:
0/0  (0/0)

帖子主题: 回复: 被风吹着的时光 文|犹月   周一 八月 05, 2013 5:11 pm

自焚
新娘逃婚,龙太子大怒,冥界无主,龙宫与魔界联手攻入仙界,一时间生灵涂炭。
远在人间的荷遥与水墨做了一对夫妻,女织男耕,乐得自在。但是近来,担心仙界状况的荷遥,隐隐觉得不安。
“墨,最近我的心里越来越不安,是不是仙界发生什么事了。”荷遥问着刚刚回来的水墨。
这些日子以来,水墨养尊处优的手也起了一层薄茧,让人心疼。但是每日归来看见荷遥的笑容他便是十分满足。
“我们要回去看看吗。平复你这个小调皮的不安。”水墨宠溺的勾了勾荷遥的鼻子,然后有些征询般的问道。
只是现在的他并不知道,才过上幸福生活的他们终究是要分离,最终让他苦苦寻了千年。
仙界。
“荷遥仙子回来了。”有小仙子慌张的禀报。
“传”正与龙宫太子对峙的王母欣喜的回答。
“荷遥,水墨,拜见王母娘娘。”两人同声道。
龙宫太子见两人含情脉脉,情投意合,一脸深情便气不打一处来,怒声质问:“荷遥仙子,你是我龙宫太子龙翼的太子妃,怎的与他人如此亲密。”
“禀娘娘,当日逃婚并不是我所愿,而是我心并不喜龙太子龙翼,我未曾见过太子又为何要喜欢太子,我爱水墨,所以荷遥已经和水墨成了露水夫妻,请娘娘成全。”荷遥不看龙太子一眼,淡漠的回答着王母。
“罢了。这仙界怕是要变天了。”王母颇为无奈的说。
“荷遥仙子,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你自焚,要么就嫁给我。否则天庭不保。”龙翼依旧自顾威胁着荷遥。
荷遥顿时明白了仙界的安危,终于还是叹息,放开了水墨的手,一脸绝情的剜去双眼,消香玉损。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狐狸寨丶犹月

avatar

帖子数 : 56
注册日期 : 13-08-02
年龄 : 20
地点 : 保密

身份
经验值:
0/0  (0/0)

帖子主题: 回复: 被风吹着的时光 文|犹月   周一 八月 05, 2013 5:12 pm

千年以后
冥界。
男子一身黑衣,说不出是喜还是悲。
一千年过去了。
荷遥离去时剜去双眼的画面一一浮现,她离去前曾让自己替她找回双眼,并集齐她散落人间的每一样东西,每一个带着她印记的女子前来冥界的时候都会看到他的铃月店铺,这也是苏夏为什么看到铃月店铺最后归还了荷遥双眼的缘故。
他送她的月簪,她的荷花手链,她的眼。他都在千年之后集齐了。
可是她在哪儿呢。为什么他找不到她?
风轻轻吹过,好像传来女子轻声的笑语。水墨扬起嘴角静候女子。
遥儿,你来了。
你看,地老天荒,我做到了。
------------------------------The End--------------------------------------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被风吹着的时光 文|犹月
返回页首 
1页/共2到页面 : 1, 2  下一步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狐狸寨 :: 短篇版块-
转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