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寨

狐狸寨网络论坛
 
首页日历相册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搜索会员群组注册登录

分享 | 
 

 恶魔珀西·威廉【执事、主人】

向下 
作者留言
狐狸寨丶阿森



帖子数 : 11
注册日期 : 13-08-01

帖子主题: 恶魔珀西·威廉【执事、主人】   周三 八月 14, 2013 12:48 pm

  一
  我是恶魔,没有心,没有生命,不会死不会疼不会伤。没有感情,有的,只是与人类签订契约然后服从他,称他为主人,直至契约者死亡摄取其灵魂。然后周而复始。
  我记不清这样有多久了,好像有几百年。我要的只是他们贪婪地灵魂,只是要他们一步一走向堕落。
  我听得到欲望的呼喊,近了近了……
  我快步走去,皮鞋踏在地板发出的“咚咚”频率越来越快。
  “珀西……”捕捉到的声音断断续续,我勾起嘴角,腾空飞起。
  “咚咚”声,戛然而止。
  我站定,看着角落抱着自己瑟瑟发抖的中国女孩,长发披肩,屋子里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屋子里横七竖八的躺了三具尸体,血流成河,不断的漫延……
  “哦?”我蹲下身子,挑眉看着她,无意的轻笑。“要加入我么?”
  与之前遇到的人类一样,懦弱不堪。
  她不说话,一双深黑的眼睛定定的望着我,没有焦距,像死人的眼睛。她的脸上没有泪水,还浅浅的笑着。
  “要。”她眼睛闪烁着。
  我的眸子闪过一丝惊讶,我撩起她垂于眼前的发丝,看见她眼角的伤疤。几乎要惊呼出她的名字——佩纹•艾思达亚!我见过她,一百年前的那场屠杀中,也是这样弱不禁风的坐在地上,抓着我的礼服,死死地盯着我,怕我逃走一般。喃喃道:“珀西•威廉。”说完逃也似的走了。
  那时我便有一种莫名的熟悉,像很久就见过她,就像现在。
  她递过来的手冰凉,我轻轻握住。
  二
  “我愿与艾思达亚家族缔结契约,誓死保卫家族之名,捍卫家族的荣耀,效忠于艾思达亚家族。如有背叛,愿以灵魂世代不能得以解脱作为代价,洗清我的罪恶。”
  “我愿与恶魔执事珀西钦缔结契约,献上灵魂以祭祀,成为恶魔,奉命于执事,换取享乐。如有背叛,愿以灵魂世代不能得以解脱作为代价,洗清我的罪恶。”
  我单膝跪地,一只手置于胸前低头沉声道:“我的主人。”
  她转身坐在位上,冷冷的看着我,我轻笑。
  我最喜欢这样的灵魂,高傲不羁,人间美味。
  她没说要我起身,我便要一直一直这样跪着。
  “起来。”她的声音软软的,却透着每种威严。
  “遵命我的主人。”
  “与我契约,你便要无条件遵从我,包括死亡。”
  “遵命我的主人。”
  “如果要你杀掉我你也毫不犹豫是吗?”她的脸上闪过一丝落寞,随手放下了茶杯。
  “是,我的主人。”的确是,只要是主人的命令,我便要不择手段的完成,哪怕要我死亡。
  “呵……”她轻轻的笑着,我不以为然,依旧低头单手扶肩。
  “那你杀掉我,现在。”她闭着眼,睫毛轻轻颤抖。
  ……我一阵沉默,几百年没有跳动的心脏隐隐有些疼痛。
  三分钟过去了,我依然没有动。
  “我命令你,珀西•威廉杀了我。”她冷声说道,我苦笑一声,我伤不得主人,却又不能违反命令,这两项都足以使我灭亡。
  皮鞋踏在地板上的咚咚声,还有佩纹颤抖的眼睫,走一步,犹豫一步。每一步都走得格外艰辛。像在心里洒满了钉子,然后一颗一颗的踩进去。
  近了,近了……
  我紊乱的呼吸扫在她的脸上,她发丝有着淡淡的花香,慢慢靠近,然后轻轻吻上她的额头。“主人……”
  她推开我“啪”一声打在我的脸上。“没用的废物!”我失笑,单膝跪地只手扶肩。
  “走!”她怒斥着。
  “遵命,我的主人。”脸上依旧带着笑容。踏踏走出大厅,带过门。透过厚厚的大理石墙,我看到了她。
  就好像一只受伤的小兽,在我离开后滑落在地上,倚着座椅,放声哭泣。
  我扶着头有些隐隐作疼。
  “珀西你混蛋!”她抬起头上气不接下气的说着。
  我倚在一旁镂金柱上捂着胸口,大口的呼吸。就在她要我杀掉她的时候,心口处便一阵阵的疼痛,像被针扎一般,密密麻麻,连呼吸都是小心翼翼。
  可我是恶魔,不会疼的,没有心的不是吗?
  这样的理由根本没法说服自己,一定有什么内幕吧。我暗暗想到。
 
 三
  
  我端着一杯摩卡,敲门走进书房。她在写作业,拿笔戳着头,我轻轻走过去,立于一旁。
  “主人,这是新做的摩卡。”我放在桌上。
  “放下,走吧。”她头也不抬的说着。
  “是,我的主……”
  “你非要这么规矩吗!”她迫不及待的打断我的话,腾的站了起来。
  ……我沉默着,一言不发。
  的确,我本并不那么守规矩,死亡的时候,不过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一个落魄的贵族的小儿子,现在我却是执事,必须要服从主人的命令,真是有些讽刺。我苦笑着。
  “不。”我轻声说着,向前一步,她坐下来,眼睛极力的逃避我。我伸手挑起她耳边的头发,别至耳后,露出那个浅浅的伤疤。我用手摩挲着,感到指腹传来一阵温热,那个伤疤在隐隐发热。
  我不是一个好恶魔,也不是一个好执事。我只知道帮助他们完成愿望,然后获取我的报酬,我没有什么所谓执事的美学。于是我随心所欲,为所欲为。
  我看着她深黑的眼瞳,像一颗深埋在大海的琥珀。
  来吧……来吧珀西,我告诉你真相……
  佩纹的眼睛里有一个深深的漩涡,我呆呆的站在那,感觉天翻地覆。
  再睁开眼,便是三百年前我住的古堡,我想知道的真相,我也道不出,只是隐隐记得有什么残缺着。就是那段残缺的记忆我却带着他活了三百年。
  城堡内来来往往的侍女,端着盘子,笑盈盈的走过。他们好像看不见我,一声招呼都不曾给我打过。我轻声走过走廊,拐角处一片黑暗只是依稀有着灯光。我悄步走去,只见是我的贴身管家汤姆森,他正准备往汤里倒点什么。
  我一惊,沉睡三百年的记忆顿时被缓缓唤醒,若果没错,就是这碗汤了吧。
  该死的汤姆森,一定是他在汤里下的毒,不然我为什么会在这一天死亡?心中的怒火顿时发起,我伸手捡起地上的棍子一下子砸过去。只听一声闷哼,汤姆森倒在血泊中,嘴里喃喃道:“小少爷……”
  我慌张的看向走廊外,还好没有人。厌恶的打了打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扬长而去,这下应该不会再有事了吧。想罢便往大厅走去,身后传来一阵冷风,我回头一看,原是窗子未关。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恶魔珀西·威廉【执事、主人】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狐狸寨 :: 短篇版块-
转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