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寨

狐狸寨网络论坛
 
首页日历相册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搜索会员群组注册登录

分享 | 
 

 【八月任务文】如果下雪的季节是天在落泪

向下 
作者留言
狐狸寨丶犹月

avatar

帖子数 : 56
注册日期 : 13-08-02
年龄 : 20
地点 : 保密

身份
经验值:
0/0  (0/0)

帖子主题: 【八月任务文】如果下雪的季节是天在落泪   周二 八月 27, 2013 1:22 pm

引:勿念勿怪,好好听这个故事,不喜欢也不要紧。
Page1.
大暑日,京城里。
妙记包子摊的生意还是特别好。
“老板,给我来两笼包子。”一位女子站在包子摊前,笑盈盈地说道。
“好嘞,姑娘,还是要一笼肉的,一笼菜的吗?”妙记包子摊的老板似乎已经很了解这位女子的喜好了。
“就按您说的吧。”
老板将包子用油纸包好,递给女子,女子接过包子,浅浅一笑,付了一些碎银。
妙记的包子味道堪称一绝,阙久应该会喜欢吧。女子如是想到,有些紧张又有些期盼的握紧了衣衫,似乎是着自己的情郎。
街道上人潮拥挤,女子只好紧紧的将用油纸裹紧的包子护在胸前。
“姑娘,借过一下。”一位男子从她身旁擦身而过,不料撞到女子的手肘。女子小心的将怀里的包子再次放好,却发现身上的钱袋不翼而飞。
“抓小偷。”女子立刻反应过来,慌忙的大叫。周围的人听到女子的声音,拥拥攘攘的望向女子的方向。而那位男子惶恐地跑了起来,手里紧握着女子橘红色的钱袋。
女子继续慌忙的大叫,眼眸里有急色,却不急着去追慌忙逃窜的小偷。
醉香楼二楼包厢。
“阿千,去查查那位姑娘。”一位宝蓝锦袍的男子把玩着手中的折扇,满脸笑意的说,眼眸里不加掩饰的带着一丝趣味。
男子身后的黑衣男子恭敬的说了一声“是”,便消失无影。
男子悄然运功,飞身将小偷踢到,将女子的橘红钱袋抢了过来。见钱袋上绣了一对鸳鸯,里面也只是有一些碎银,便将钱袋还给了女子。
Page2.
“民女参见卿王爷。”女子服了服身,淡定从容。
“姑娘认识我?”阙卿颇感疑惑。
“民女是久王爷府上的,上次卿王爷来拜访王爷时,民女有幸见得卿王爷一面。”女子谦卑地答道,眸里有些感激的神色。
“你是三哥府上的妾婢?”阙卿恍然大悟的问道。
“民女只是因为父亲去世引发心疾,而被路过的三王爷所救,故而在王爷府上居住养病。”女子用手帕掩面轻笑。
“原是如此。倒是本王鲁莽了,本王还有事要忙,先告辞了。” 阙卿疏离的说道,便是不想再做多问。
三王爷府。
“九歆,你回来了。”书房那头传来一个没有情绪的男声。九歆秋波般的眸子深处掩着一丝情愫,她加快了脚步,跨进了书房。
“爷,我买了妙记的包子,您要吃吗。”九歆期期艾艾的瞟了一眼那端坐在高位的人,有些期盼却又不敢靠近。
“九歆,今天的计划完成了?”阙久的声音并未起伏:“你知道我想听的是这个,而不是什么包子。”
“爷,您难道一点也不在乎九歆吗。您交给我的计划已经完成了。”九歆有些着急的驳道。
“九歆,你逾矩了。”阙久有些阴狠的说道,眼里有毫不掩饰的利欲熏心。旁边的九歆看到有些狰狞的阙久,不禁担忧,心里更是暗暗坚定。
“爷,请你注意自己的身体。”九歆的话回荡在阙久耳边,阙久抬起头,黑色的眸深不见底。只是一颗棋子而已,难道还期望自己垂怜吗,阙久冷冷的笑道。
Page3.
几日后,醉香楼。
“卿王爷,今日小女子来是有一事相求。希望王爷能够答应民女。”九歆低着头说话间夹着些抽泣哽咽。我见犹怜。
“姑娘请直说。”阙卿见女子流泪,心里有些怜惜。
“民女名叫莫浅,原本家父是我最后的家眷,但家父又在不久前病发而死。王爷见我可怜,将我带府上居住几日。昨日因王爷的一位妾室污蔑民女偷窃她的玉钗,闹到王爷那处说留我不得,王爷心慈虽未处置我我怎好逗留。如今居无定所,望卿王爷能收留。”
“浅浅姑娘若只是需要一处住所,相信并不是难事,只是为何单单找我。怕是有辱姑娘清誉。”阙卿摇摇扇子说道。
“王爷,民女寡陋因而不识他人,只希望王爷能收留我。因为哥哥好赌因此欠下许些债,讨债的人若是寻到我,怕是要将我卖到青楼。”九歆激动的跪下,面庞流下的泪似乎越聚越多。
“浅浅姑娘莫要这样。”阙卿将九歆扶起,轻轻的为她擦干眼泪,道,“这样吧。本王府上有一处梅园,原是本王姑姑的住处,但因为姑姑去世已久,梅园已经无人居住,不过本王还是让府上的奴婢经常打扫。姑娘能否暂时屈身到梅园小住?”
“谢王爷美意”九歆又是低头一福“梅园是王爷的姑姑的住处,这般叨扰的确是浅浅不该。”
“姑娘既是失了住处,小住时日待风声一过再另寻住处也不迟。我相信姑姑她会理解的。”阙卿见九歆一副为难,善解人意的答道。
“谢王爷。”九歆似乎是极难下定决心,不知是想起了那无赖哥哥咬咬唇,羞愧道。只是眼底闪过的一丝得逞并没有被阙卿捕捉到。
Page4.
梅园。
“浅浅姑娘,您的东西属下都帮您安置好了,王爷交代属下,如果您有什么要求就尽管告诉属下,属下好为姑娘置办。”浓眉的侍卫恭敬的答道。
“有劳侍卫大哥了。”九歆不失礼节的福了福身。一旁的侍卫见这么俏丽的姑娘羞答答地向自己行了礼,脸刷地一下全红了。连忙憨笑着说:“姑娘客气了。”翌日书房内。
“这是?”阙卿望着面前的清粥和几碟精致的菜品,有些不解的望着九歆。
“小女子粗俗,实在不知道用什么来报答王爷的收留之恩,听府里的厨子说王爷不喜吃油腻的餐食,故而想为王爷做些清淡的粥食。”九歆的脸庞有着一丝红晕,目光羞涩的看着阙卿。阙卿这才发觉九歆今日有细细梳妆,白色腊梅烟罗软纱,逶迤粉色拖地烟笼牡丹百水裙,身系软烟罗,还真有点少女含苞待放的味道。
“浅浅姑娘真是花容月貌,让本王也有些着迷。”阙卿轻笑着打趣道。
“王爷说笑了。听府里的姑姑说,每年的这几日都会有人去替王府祈福,小女子想到实在没有什么能为王爷做的,便是想为替王爷去为府里祈福,为王爷分担一些琐事。”少女脸上纯粹的红晕让阙卿心神动了一动,回神之后已点了头。
“那小女子先告退,王爷您先用膳食吧。”
Page5.
白马寺。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原本无一物,何处染尘埃。我弥陀佛,两位女施主是为求签还是祈福呢?”一位眼神明净的小僧人说道。
“自然是为祈福。”嬷嬷诚心诚意的答道。
“我弥陀佛,既是祈福,那两位施主便是要在本寺居住些许时日了,贫僧将为二位施主安排厢房。请二位施主随贫僧来。”
“有劳小师父了。”九歆虔诚地答道,趁嬷嬷不注意的时候将一张纸条塞到了冒着袅袅香烟的青炉下面,只是这一切都被人尽收眼底。
王府书房。
“爷。”黑衣男子跪地。
“阿千,调查得如何。”男子的声音带着一股磁性。
“据属下打探来的消息,她是久王爷的人。属下在白马寺的青炉下面发现了这个。”
看完纸条的男子苦笑道,“三哥得如此女子倾心却毫不怜惜,反倒让自己的女人铤而走险来接近我,果然是谋权利能成大事之人。”男子白皙的脸庞,淡灰色的眉宇让他显得有些柔弱,朝露般清澈的眼睛里似乎没有一丝杂质,玫瑰一样粉嫩的唇,长长的睫毛投下一层阴影,白衣的他显得有些孤寂。
“爷,在皇家是没有兄弟的亲情的,这个您应该早就明白。恕属下多言了。”黑衣男子叹息着终是离开了。
“浅浅,对你动情是不是我的不该。”男子抬起迷惘幽深的双眼,轻轻的默念。
Page6.
翌日清晨。
“王爷,浅浅姑娘做了早膳,邀请您前去用膳。”一旁的侍卫禀报。
“告诉浅浅姑娘,我马上就去。”浅蓝袍子的男子黝黑的眸变得晶亮。
膳厅。
桌上摆放的依旧是清粥和几碟小菜,却让阙卿的心里有一种暖暖的感觉。
“王爷请坐。尝尝小女子手艺。”九歆晶亮的眼眸里似乎带着一丝期盼。
“看似清淡的菜品,品尝起来十分美味并不如表面一般清淡无味。浅浅姑娘的手艺真是了得。”浅蓝袍子的男子勾起一抹纯粹的笑容,清澈的眸子里倒映着九歆的脸,似乎有一丝丝深情与宠溺。
“卿王爷夸奖了,好吃就多吃点吧。”九歆被如此深情与纯粹的目光盯着,心里倒是有些情动与叹惋。
“浅浅,如果是我先遇到你而不是三哥,该有多好。”待九歆走后,阙卿默念着。
Page7.
自那日被阙卿夸赞起,九歆每日忙着为阙卿做早餐,当然阙卿也会笑着一一吃下,不知是宠溺还是因为饭菜真的很美味。
七夕节很快到了,街上挂起了彩灯,小贩们也开始在摊前挂起了猜谜之类的小玩意来为增添气氛。
“卿王爷,你看,这个面具很好看呢。”九歆在街上欢快的跑着,眼里的兴奋与看到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时的高兴让她看起来就像个孩子一样纯净。
“浅浅,跑慢些,别摔着了。”白衣的少年俊逸的脸上带着化不开的柔情与宠溺。
“卿哥哥。”只是有一道脆生生的声音却让少年皱起了眉。
“原来是湘莲妹妹,妹妹是同三哥一起来欣赏花灯的吗。”少年侧身看见爱慕他的周尚书的女儿同他的三哥阙久,见她拦着自己的道让他看不到前面的可人,便是心生厌恶。
“卿哥哥一个人吗?如果卿哥哥愿意的话,湘莲可以陪卿哥哥同游。”周湘莲瞧见阙卿眼里的厌恶,咬着唇委屈的说道。
“卿,怎么了。”九歆见阙卿站在那里久久的不过来便是回头寻他,却见阙久和周湘莲站在一起,便是偷偷的将卿王爷改成了卿。
“没事,浅浅,我们去点花灯吧。”少年见少女的神色有些慌乱,有些心疼地摸着她的头答道。
“好。”九歆见他如此便知他是在关心自己,心里一暖,对他俊逸的脸庞笑道。
花灯池。
“卿王爷,你刚刚许的愿望是什么。”许完愿望的九歆好奇的追问着阙卿。
“我才不会告诉你呢。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知道吗?”阙卿宠溺的刮了刮九歆的鼻子。
“我明白了。”九歆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嬉笑着躺在阙卿旁边。
Page8.
好景不长,两个月后,皇上病重,三王爷夺权,江山乱。
“浅浅,这一天终于来了,是吗。”阙卿望着包围自己院落的侍卫,以及站在最前面的阙久。
“卿你在说什么。”九歆一脸天真的回答。
“浅浅不必在意,我已经知道你是三哥派来的细作,我也知道我们会有兵戎相见的这天,即使我是最不希望这一天发生的,所以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阙卿的话语中有着淡淡的心疼。
“既然王爷早就知道这些,为何不杀掉我。”九歆的脸上别开了眸。
“九歆,你还在犹豫什么,杀了他。”阙久的脸上涌着疯狂的神色。
“是,主子。卿王爷,动手吧。”九歆看见主子的神色,有些不忍却是终于下定了决心似的向阙卿喊道。
“九歆是吗,真是个好听的名字呢。”阙卿轻轻的笑着,眼神里依旧带着化不开的柔情。
“王爷为何还不拿出兵器。”九歆有些不解地望着知道自己接近他别有目的仍一脸柔情的阙卿,终是生生的别开了眸。
“我从来不用兵器,难道三哥没有告诉浅浅吗。”阙卿轻笑着问道。
九歆拔出剑,刀锋直指阙卿,飞快的移动到阙卿面前,她知道阙卿会出手,当然她也看到阙卿出手了。
只是,当她以为自己会被阙卿的内力打倒的时候,听见了兵器刺进肉体的声音。
“你,为什么。”九歆看见那个胸膛被刺穿的男子,错愕道。
“因为我爱你。”男子扬起一抹纯净的笑容,浓情蜜意的黑眸里渐渐没有了焦距,白衣被血浸透,墨发飞舞。
天缓缓的飘起了雪,鲜红的血液似乎染红了满天的白雪。
Page9.
她只是一个孤儿,遭遇饥荒倒在路旁,被培养细作的贵妃娘娘捡去。
十岁那年,贵妃娘娘的儿子三王爷入宫,她一见倾心。
十二岁那年,贵妃娘娘把她送入三王爷府内,助三王爷。
十六岁那年,她因为三王爷安排在街上‘巧遇’六王爷,三王爷让她接近六王爷助他夺权。
十七岁那年,六王爷为解她繁琐而带她放花灯,为她做很多让她暖心的事,结果却因她而死。
“九歆娘娘,夜深了,皇上今日在周贵妃那里休息,请娘娘早些休息。”宫女怯生生的声音响起。
她知道,她这一生都负了那个纯净,真挚的男子。
她知道,不管倾尽一生都不会找到一个待她真心如他那般的男子。
她知道,窗外下雪了,就像那个像雪一样的男子。
如果下雪的季节是天在落泪,她负了他是否能得到原谅。
天色凉,残烛叹,旧人一去不返。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八月任务文】如果下雪的季节是天在落泪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狐狸寨 :: 短篇版块-
转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