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寨

狐狸寨网络论坛
 
首页日历相册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搜索会员群组注册登录

分享 | 
 

 「八月短篇任务文」 同归

向下 
作者留言
狐狸寨丶余子期

avatar

帖子数 : 34
注册日期 : 13-07-28
年龄 : 23

帖子主题: 「八月短篇任务文」 同归   周四 八月 29, 2013 11:40 am

“ 二狗子回家吃饭了!!” 二狗子很无奈的抬起头 , 瞅了眼双手叉腰的彪悍煮妇, 她身后是被她的大嗓门惊起的山鸟,和融融暮色。二狗子将手浸在河里将手上的草木灰冲洗干净,捞了旁边盛放了洗好衣物的木盆,站了起来向她走去。

当二狗子推开木门看到桌子上已摆放好的碗筷和冒着热气的几个小菜。

有种妻子做好饭菜在等着他回家的温馨感。

身后有人推了推自己,是她。

“傻愣着干嘛。”说罢她便脚步轻快的朝木桌走去。一屁股坐下。不客气的开始大快朵颐了起来。

已经有几年了。到这儿和她生活已经几年他克制自己不去注意时间,但是日子还是过一天少一天。日子过得越安逸他越是焦躁。他太舍不得了。便越发计较。

“ 给自己取个名吧。”

冷不丁地从耳边冒出这个声音。二狗子愣了愣。

随即道:“ 不要 ”

“你还真喜欢上二狗子这名字了?”她嘻嘻一笑,眼神里有股怒其不争的调戏意味。平添了几分俏皮。这是几年来两人首次讨论到名字。

他本不善言词,只是皱了皱眉表示自己的不愿。

她挑了勺豆腐羹放到自己碗里。也不再说话。只埋头吃自己的。

琢磨了一会。他还是停下了筷子问道:“日子快到了吗?”

她不回避也不否认,嘴里含着一口豆腐羹又不咽下,模模糊糊的说道:“嗯。所以给自己取个名字吧。”想了想又道:“我们明日便启程进京。”

他不再开口。心不在焉地将整碗青菜挪到自己眼前。今日不吃。就不知何年何月再能吃到了。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狐狸寨丶余子期

avatar

帖子数 : 34
注册日期 : 13-07-28
年龄 : 23

帖子主题: 回复: 「八月短篇任务文」 同归   周四 八月 29, 2013 11:42 am

奔波了几日,总算是到了。京城繁华不抵乡野。处处花楼彩幄。锦冠玉衣。

他本是好奇居多的,奈何她的步伐轻快,一步也不曾慢下,他只好不再东张西望。

人潮如水,处处摩肩接踵,他紧紧跟在身后。她快一步他便快一步。她慢一步他便缓一步。

他处在闹市心却平和,眼里满满都是她,他紧紧跟在身后她虽不曾回头望过一眼,但是他并不觉得落寞。甚至他觉得满满的欢喜跳跃在心间。纵是隔着几步距离。他却有种莫名的踏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理想的生活状态。而他所希望的的只是能跟在她的身后。睁开眼时想要见她,知道往什么方向走。

他伸出手对着她的背影在虚空里抓了一抓。然后又将手放下,握紧。

不知走了多久。她终是在一座府邸前停下了。门前两座威风凛凛的狮子石像,一看就是极好的大理石雕刻而成,连细处都打磨得光润圆滑。在阳光照耀下熠熠生辉。高悬的匾额上挂着红绫,自成一副庄严而内敛的模样,上面书香泼墨地写了两字:“未居”

她在门前站了一会儿,低头不知想了想什么,返身对他说:“以后你便叫阿刃,我叫袅袅。”随即旋身快步走到门前,扣响了门环。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狐狸寨丶余子期

avatar

帖子数 : 34
注册日期 : 13-07-28
年龄 : 23

帖子主题: 回复: 「八月短篇任务文」 同归   周四 八月 29, 2013 11:44 am

庭院深深深几许。几日行云何处去?忘了归来。不道春将暮。

阿刃有点无聊的闲趴在桌上,微风习习拂在脸上,很是恰意。他舒服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整个人软搭搭地看着眼前风景。

偌大一片湖,阳光照在水面上水波粼粼,仿佛一层极稀疏薄透的金纱覆在其上。湖里种满荷花,花色匀称似是让人用女子胭脂细细晕染。满湖的荷花簇拥着湖中凉亭。满湖风光簇拥着他。

他猛吸了一口花香,觉得等夜深了之后,自己定沾了一身馥雅。他在她房间转那么几圈定会身过留香。想起她就不禁吃吃笑了一声,随即又更觉无聊。

本来时间就剩下不多,他本欲陪着她。哪知她三申五令在与魏公子谈情说爱时,他不许打扰,应该也去寻一个对象好好谈谈自己的婚事。她还强调了一句,觉得每天临街卖猪头肉的朱三的闺女,很是不错。

他越想越觉气闷。索性从桌上拿起一个小木哨子。吹了一声,湖边的船家听到急忙将船驶来。他此时心中烦躁,更不欲多等。几个闪身。竟是瞬息便踏水而去。

湖面只余几点涟漪。沼水溶溶。满湖春光谙不尽少年孤眠滋味。


此时,搅乱一塘春水的罪魁祸首正巧笑嫣然地将一块一块糕点耍猴戏般抛进空中。糕点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落入她口中。她正玩得不亦乐乎。

魏陨清低头吮了一口茶,再抬头时已不动神色的将袅袅打量了一遍。

“小袅,真是许久不见。你还是这般样子。”

“时光催人老,我已经到了待嫁之期。不能再等啦。”袅袅吞下一口糕点,不在乎的用手擦掉嘴边的糕点残渣。然后很自然的伸手,用颇为嫌弃的神色将残渣揩到了魏公子的衣襟上。

魏陨清似是已然习惯了,并未出口呵斥。反倒温温雅雅执起手边的茶壶,给袅袅倒了杯茶:“小心些,可别噎着。你能有这份觉悟,必然是好的。”眉目间不禁浮出一丝怜惜,他将自己的杯子也挪到眼前。抬手间茶水成线般,绕过指尖茶香盈盈。
陨清再抬起头时,仿佛被笼在千层雾气里 ,

“袅袅,我很欢喜。”


话音才刚落。有人轻轻前来通报说空灵子师傅已到后厢,请公子和姑娘移步。

陨清拿起刚刚添满的茶杯,凑到唇边。恍若未闻。茶水滚烫,还冒着热气。而他在这一片翻滚的氤氲里显得儒稚温和。
她细细将眼前的眉眼看了一遍。不见一丝动容。暗自笑了一笑,难道还期望这人将自己留下吗。

起身,整了整自己的衣摆,道:“那便带路吧。故人如约前来。我一人足矣。公子便好生歇着吧。毕竟娘家有些体几话要唠嗑唠嗑。”

走至门关前,她顿了一顿。忽的转过身来:“陨清。”

魏公子微微侧首。眼中含着千山万水般。
如预测不到她会回头也没预测到她会忽的一笑,仿若一株海棠正处春浓时,立在门前,道:“没什么。”丢下这句话便急急走出了门。留下热茶一盏空有香气不得闻。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狐狸寨丶余子期

avatar

帖子数 : 34
注册日期 : 13-07-28
年龄 : 23

帖子主题: 回复: 「八月短篇任务文」 同归   周四 八月 29, 2013 11:47 am

袅袅略带些疲惫的从后厢走出,揉揉眉间。虽带倦容心中大石总是放下了。现如今大事已成定局。只差东风吹来。

发髻本只用一根玉簪松松缀着。干脆松了发髻,三千青丝披散,如她三千情丝裹身,挣脱不得理清不得。闲闲漫步于庭,月色灼灼。如这几年在乡间看到的月色,并未不同。不同的怕是这看月的人。

她慢慢走着,心里想着这几年的日子。平平淡淡但是却很真实。
可是她活着本就不该是种真实。
只是想起那个朝暮相处的少年,她微微叹了口气。

传闻有刀名为鸣鸿,铸刀时,因自发的刀意太强,足以反噬持刀者而定为不祥,铸刀者欲毁之,哪知刀已通灵,察觉杀气之后化为云雀,破空之声有若飞鸿悲鸣,可惑人心。最终变为一股赤色消失在云际。

袅袅就是那把刀。

不过在被炼化之前。她只是一块精石。吸收日月之精华。纳天地万物之灵气。

久而久之,不知从何时起。她像是从一个本不该醒来的梦里醒来。混混沌沌却又耳目清明。感受得到日光琅琅听得到风吹鸟鸣。一开始她很开心。好奇贪婪地探知她所不知道的世界。可是日子很长,她也从未老去。她的世界也从新鲜到了厌倦。她开始感到疲惫。开始昏昏欲睡。

直到有一天。一个小孩压抑的哭声再次打破了她世界的宁静。

“你怎么了?”那是她第一次听到自己的声音。那是第一次她真正觉得也许这样下去也不错,这日子并不是那么无聊。
那是第一次她被点亮。感觉到自己的存在。

从那以后那个孩子总是时不时偷偷地跑过来和她说话

“你是不是妖精呀?我娘说石头是不应该会说话的。”

“你叫什么名字?我叫魏陨清。是不是很好听?是我娘帮我取的。”

“石头,我爹爹好像不怎么喜欢我..今天额娘带我去了一个很好玩的地方..以后等我大了有力气了就扛你去看。”


……


“你怎么会没有名字呢?我让我额娘帮你取一个好听的。你可要记得我对你的好。”


……


“我今天看到我爹在打我额娘..我好害怕..石头我好害怕…”

“石头..你知道么我额娘今天去世了..石头..我亲眼看到我爹因为一把刀杀了我娘..”



…..


他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


“石头,我想报仇。”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狐狸寨丶余子期

avatar

帖子数 : 34
注册日期 : 13-07-28
年龄 : 23

帖子主题: 回复: 「八月短篇任务文」 同归   周四 八月 29, 2013 11:49 am

她看着陨清从一个天真烂漫,小心翼翼维持着家庭关系,想博得父爱的孩子,慢慢出落得舌若莲花,懂得四面迎承,滴水不漏。看着以前爱闯点小祸又自知分寸只是想博得父亲注目的孩子,变得安静守礼一副孝顺懂事的模样。

她知道他心里想些什么。所以那天他父亲来园子赏花时,她将灵气注于全身,发出亮光。引得了当时的剑宗宗主,魏陨清父亲的注意。

在剑宗。一口好剑好刀就象征着在宗内的地位。当时魏陨清的父亲仗着自己是嫡亲出身,和一身好武功夺得了宗主之位。然而,这个位置如危楼岌岌可危。

他没有拿的出手的兵器。

当初娶了陨清的娘也不过是听闻她娘家子脉与绝世兵器自有一段姻缘。终成大器。

剑宗在江湖上的影响力非同小可。试问行走江湖,赖以生存用来搏命的吃饭家伙,谁又敢怠慢呢。他不能失去宗主之位。他不能失去这一切。所以他急病乱投医的娶了陨清的娘亲。将最后一丝希望寄予在妻子的身上。然而。事情并没有得到转机。他的妻子并没有为他带来好运气。

在面对表亲的试探,长老的讽刺以及种种压力之下。他失去了理智。他开始折磨自己折磨自己的妻子。甚至觉得妻子和宗内心存不轨的人暗地勾结故意隐瞒兵器知情不报。

在自己的臆想里在自己渴望名利双收对权势的欲望里在宗内日益质疑声渐起的压力里。为了逼她说出绝世兵器的所在。他杀了自己的妻子。可是,就算失去了妻子。他也一无所获。

直到那天,他在后花园里发现了一块灵石。

他欣喜若狂,请来了宗内最好的锻炼师傅。得到锻炼师极高的评价——甚至是自剑宗创立宗门以来灵气最高的一块石头,用它打造出的兵器天下无双,之后他更是大摆筵席。邀请各宗各派长老在刀快淬炼好的那天一起庆祝。

那天,他们都看到云雀扑翅翱翔于天,鸣声之后化为一股赤色消失云际。
那天,他们都看到剑宗宗主亲手寻来的灵石竟成就了一把不祥妖刀。
那天,剑宗宗主被赶下宗主之位,幽禁在魏府。

以上,都是流传于大街小巷,众人皆知的事。他们不知道的是,

那天,世间亦多了一名女子。


“你为什么还不开心阿?”初为女子的灵石并不懂世间太多规矩,她低头问小小年纪已显露清贵做派的男孩“我已经帮你报仇了,陨清你为什么还是不开心呢?”

“石头,你知道吗。父亲抓不住的东西,我来抓住。我想让父亲明白,他想要的东西只有我能给他。可他毁了我想要的东西。他想要,可以,但是他必须得拿出我想要的来换。”

她在他眼里看到有冷芒,远比她要锋利。远比她要像一把正要出鞘的刀。突然他将目光从娘亲的墓碑移到她身上

“石头。只有你能帮我。”


她便是从那天离开,游离在九天之外,寻找高人能将成形的她再次融化再次淬炼。她并没有忘记淬炼时熊熊烈火将她包围,她的每一根经络都在沸腾都在叫嚣都在爆裂,她并没有忘记,刀锤千万次锤过她身,她尖叫着融化再被强制定型的痛苦。

可是,她更忘不了在一天夜晚,一个小男孩扑在自己身上哭得撕心裂肺,而她只能一遍一遍重复着:“不要难过。”

怎么可能不难过。但是她只能发出这么无力的声音说出这么无力的话语,以便告诉小男孩,她还在这她会陪着他。可是她无能为力,甚至不能给他一个拥抱。她无能为力,陨清点亮了她的世界可是她能做的却只是一遍又一遍的告诉他。

“不要难过,你额娘不会想看到这一幕的。不要难过了陨清。”


仅仅如此而已。


她也想要为她的小男孩做些什么。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狐狸寨丶余子期

avatar

帖子数 : 34
注册日期 : 13-07-28
年龄 : 23

帖子主题: 回复: 「八月短篇任务文」 同归   周四 八月 29, 2013 11:50 am

她成日飘荡于四海之上,处处都落下过她的痕迹。直到有一天她找到了灵空子。这位大师告诉她,想重新再被炼化并不是什么难事,只需她将身上戾气除尽他便可帮她。

灵空子大师笑了笑,说留下你的精血。你且三日之后再来寻我。

等她三日之后再找上门时,灵空子已经不在。里面倒是正襟危坐了一位年轻男子。他看着她推门而入,微微对她点头示意,说道:“我是你的刀鞘。”



这便是阿刃。


灵空子的方法很简单,怎样除去刀的戾气?将灵石精血点化,做一把刀鞘便是。再寻一处世外桃源安心养身,戾气自会慢慢渡到刀鞘身上。几年之后,等刀的戾气全部都转到刀鞘身上后,便可重新开炉炼化。

这就是后来,袅袅并没有回剑宗而是寻了一处深山老林和阿刃过着普通日子的原因。


如今她身上已不再有戾气,于是她携着阿刃回到了剑宗。为的就是开炉之日。空灵子大师今日也已到京。稍作准备,不日便可开炉。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狐狸寨丶余子期

avatar

帖子数 : 34
注册日期 : 13-07-28
年龄 : 23

帖子主题: 回复: 「八月短篇任务文」 同归   周四 八月 29, 2013 11:53 am

她一头栽进往事,又没多加防备,胡乱走着一不留神就到了陨清去世的娘亲的房间。陨清娘亲的房间如当年佳人犹在一般干净素雅。

从这便看得出,陨清这几年来过得不错,但同时又岂是一句不错能了得。试问人走茶凉,谁还会这么挂记着前宗主的妻室?陨清这几年来无依无靠凭着自己打拼,在剑宗也被尊称一句公子。这其中辛酸又可谓人前?

她叹了口气,隐隐听见有人也跟着叹了一声。她寻声望去,竟是陨清。

魏陨清半躺在屋顶上,旁边摆了一坛子酒和一个酒杯。他对着她招了招手。

她翻身一跃,稳稳地站在了屋顶之上。

他对着她眨巴眨巴眼睛,然后拍了拍身边的一块空地。

这副样子这副表情像极了小时候的他。

“以前娘喜欢带我爬梯子来看月亮,小时候我还总想带着你来看。”被月光包容着他沉浸在幼时的回忆里。

“你会后悔吗 ?” 会后悔当初开口和我说话,后悔替我报仇,

后悔不日之后吗

他微微侧过头,细细打量着,似是想看穿她的心思。

“我不会后悔。"她笑道,并不看他,只拿起酒坛来灌下一大口:“总得有些东西必须放下,但有些东西放下了。会拿起更好的。"


夜风微凉,卷起她散于肩上的长发,他瞬时觉得有什么东西迷住了双眼让他看不清眼前这个女子。他微微處起眉头。

第一次他有了种掌控不了她的念头。她放下的是谁,拿起的又是谁?

是放下了阿刃,选择了为他牺牲为他报复成全他。

还是…

放下了他,选择了阿刃?

他忍不住嗤笑了一声,开炉之日近在咫尺。 他似乎变得愚钝。竟想起这些有的没的无趣之事。不论过程是怎样,在他心里重要的是,结果。

他举起酒杯,对着姣姣明月,示意的敬了一敬。之后仰头喝下。他似乎喝多了有些醉意, 沉甸甸如一团乱麻绞在心中,让他分外不畅。

然, 并不安稳的日子让陨清习惯性地保持了警惕。他感觉到有人靠近,却没有恶意。陨清微微将头转过睨了一眼,是了,是那呆子。

她也发现了他。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笑意盈盈,对着他双臂张开,竟是撒起娇来:"阿刃,你来啦 。"

阿刃皱了皱眉,他还是不喜欢阿刃这个名字。总归内心觉得还不如听一句二狗子来得舒坦。

阿刃看着她双臂张开,他也做了一个抱住的姿势。她笑得更开心了,竟闭上眼睛从房顶一跃。陨清不知道是不是眼花,他
看见阿刃的脸上也露出两分笑意,随即将她纳入怀中。然后抱着她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开。

“阿刃你身上好香。”她将头深深埋在他的怀里。

“嗯。今天去了荷花塘。”他老老实实地回答,暗暗提了口真气,将这股香味催发得愈加浓郁。

“今天空灵子大师来了。”她也难得乖巧地说道。感觉到他浑身一僵。将头挪了挪,找到一个最舒服的地方。“好歹也是你的点化之人。”

他不置可否。问:“日子定下来了?”

“嗯。”她似是极疲累了,终忍不住困意和胜不了他怀里的安全感沉沉睡去。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狐狸寨丶余子期

avatar

帖子数 : 34
注册日期 : 13-07-28
年龄 : 23

帖子主题: 回复: 「八月短篇任务文」 同归   周四 八月 29, 2013 11:54 am

阿刃将她在房间里安置好,出门才两三步便看到了魏家公子。魏家公子靠在一棵树上,眼里有掩不住的醉意。

“可是安置好了?”

阿刃点了点头,望了眼他,确认魏家公子聪敏过人应该看得懂他眼里的警告。抬步就想离开。

“我有我不得已的苦衷。”魏家公子像是没有察觉到阿刃对他的不喜,浅浅开口。

“你没有选她。”阿刃再次认真的看了一眼醉眼朦胧的魏陨清。接下来就用行动表示了自己不喜与他交谈。直接跨步离去。

魏陨清倚在树上,似乎借着醉意突然有点明白。在那把刀鞘眼里自己的种种无奈和万般苦衷都算不得什么。他眼里只有一人一物一事。种种万般,皆是由她而生因她而灭。而自己居然妄想和这样一个人理论一番由此来获得借慰,实在有些可笑。

活在这里又有什么不可笑。人活着还比不上一把好的刀,比不上这荣华富贵滔天野心。

可是又有什么关系呢。等酒醒了。魏陨清还是魏陨清。是将自己的宅院题名未居雄心大志的魏陨清。是绝对不会后悔的魏陨清。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狐狸寨丶余子期

avatar

帖子数 : 34
注册日期 : 13-07-28
年龄 : 23

帖子主题: 回复: 「八月短篇任务文」 同归   周四 八月 29, 2013 11:57 am

明明开炉之日迫在眉睫,袅袅还是没事人似的。作息时间如往常一般。早上赖床被阿刃掀被窝,和阿刃用过午餐之后,去和魏陨清谈情说爱,晚上去一趟灵空子大师那。折腾半宿再回房睡觉。

只是她自来到京城之后便再也不亲手炒菜了。无论阿刃是故意蹲在她桌前一粒一粒数着米饭吃,还是阿刃整天一副“手里捧着窝窝头,菜里没有一滴油”的怨妇脸。都没有让袅袅再重操大业。在乡间吃的那顿豆腐青菜真的一语成谶成了最后一餐。

于是在袅袅和魏家公子谈情说爱的一个下午,无聊的阿刃无聊的去找了灵空子大师。

“我还以为你不会想见我。”灵空子看到阿刃进门时愣了一愣:“或者你是来找我出气报复的?”

“不是。”阿刃自顾自地找了一把椅子坐下,“只是来和你道谢的。”

“道谢?”灵空子有点狐疑不信的看了他一眼,警惕地退后了一步

“谢你圆了她的梦。”阿刃对灵空子咧嘴一笑,活生生地将灵空子吓得打了个趔趄,心里直默念,还不如不笑呢。

“对她来说,她背负得太多。千百年来的路也是她独自走来。黑夜漫漫长路浩浩。她也走过来了。我知道魏陨清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她把千百年时光背起来了不够,她还要把魏陨清也背负了起来。如今也算是苦尽甘来。我替她开心。”

“这一世她太苦。”

“她做的决定我不愿去打扰我也无法打扰。而我,我也挑我愿的去做。如此,我便可与她殊途同归。”

“是不是很不可思议。将她带入这三千世界领略美好的人,他盼着她死。魏陨清盼着她死。她便也盼着死。”

“也罢。也许这才是解脱。毕竟我们都在等这一天不是吗。”阿刃忍不住苦笑了一声。他断断续续地说着这些话。灵空子也没有打断他。

“我本是她精血所化。我生时在她身边 慢慢领略世间美好时在她身边,现在她要死了,我也想在她身边。”

阿刃将快要吐出口的一句话埋在了心底。

如果当初不是魏陨清。如果是他。那么…

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阿刃的手抖了一下。自觉可笑。他是刀鞘,为刀而生。怎么会在魏陨清之前找到她呢。

也罢。都是天注定。阿刃嗖的站起身来,道:“今天说的话有些多了,大师见谅。”一如来时不打招呼一般,去时也并未多语。


此时,在魏陨清房里,袅袅百无聊赖地看着魏大公子写着一封又一封的信。左拍拍右坐坐。

“难为了你,很枯燥吧?”魏陨清停下笔来看了看她“不若我让丫环们寻幅简单的刺绣来打发时间?”

袅袅伸了个懒腰,边打哈欠边嗔怪道:“别开玩笑了,好歹我也是把名刀,怎么去秀刺绣!说出去面子里子还要不要了?”

“你最近怎么躲着阿刃?”陨清话锋一转,戏谑地看着她:“你可别想瞒过我,当我不知道你这点小心思呢。”

“阿刃啊, 阿刃为什么叫阿刃呢?”

“因为他是我的刀鞘。职责所在情感所寄,保护我为我分忧是他生下来就被迫背负的命运。起初我以为,被过度到他身上的只有戾气,后来才发现。远远不止。我对他来说就像囚牢。就像风筝的线头。我已经分不清楚他在我身边是自主多一点还是被动多一点。我对他来说就是活的一道伤痕。只要有我在就有无尽的伤痕。不会好不会止血不会结疤。”

“只要我活着。他的生活永远都会出现莫名其妙的飞来横祸。我的喜悦不能分享给他。我的伤痛却无条件地被他担负。我对他来言,是诅咒。”

“等我走后,我希望阿刃能摆脱这个命运。不再是一把刀鞘。而是有刃的刀。不再那么温柔,不再受伤流血。不要再把这些本不公的伤痕再累加于他身。”袅袅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之后再轻轻地叹了一句:“我希望我不在了,他也能过得很好。”

“当然, 最重要的是,我也想好好陪陪你。”之后谄媚地皱着张小脸:“上次做的点心很好吃,再吩咐下去给我一盘好不好,唔,多几盘我也不介意的。”


后悔吗? 当然不。总有些东西必须放下。但你会拿起更好的。
只是浮生三千,你怎知你是被拿起的还是被放下的呢?



该来的还是要来的。青铜大鼎下面燃着的是三味真火,连周围三寸空气都被扭曲,仿佛受不了如此煎熬,在虚空里不住地翻滚。

她去的时候还穿着以前惯穿的衣服,仿佛只是出门春游一般。临走时就像以前一样三申五令阿刃不准跟去破坏她的大好姻缘。只是此时连魏陨清都不能享受特权待遇。一切事宜皆由灵空子大师负责。她说的时候眉飞色舞,好像终于可以管束到魏大公子般扬眉吐气。

阿刃还是偷偷跟去了。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狐狸寨丶余子期

avatar

帖子数 : 34
注册日期 : 13-07-28
年龄 : 23

帖子主题: 回复: 「八月短篇任务文」 同归   周四 八月 29, 2013 12:03 pm

他看着她言笑晏晏,跳着舞一般的旋转着跃进了熔炉里。他甚至都看不到她是否溅起了熔浆。他躲在这么远都能感觉到炽热。

更别说她。

他望着她,却不能阻止她。也只能看着背影,伸手抓住虚空。却什么都握不紧。

别人不理解她。他理解。

别人不理解。但是他必须理解。只有如此,只能如此。

他迟来一步,便之后只好事事落于魏陨清之后。

只是,他纵是迟来了一步,却再也不想落下她的点点滴滴。

他知道她不悔。魏陨清是千百年黑夜里的唯一荧光。

魏陨清也不悔。拿一块灵石便换得大好前途锦绣河山。

他也不悔。他自愿为她画地为牢,终身为囚。


他不再说话,疾步迈出魏府。这一次,他定要先找到她。哪怕千百年黑夜慢慢长路浩浩他也可以独自走过。

后悔吗。当然不。你已经满足了魏陨清两个愿望。最后一个。

能不能留给我。





几年来,他对着无数石头俯身将耳朵贴上。胡子拉碴也不管,衣服破旧也不在意。却不知最近已经传遍了有个酷爱石头的疯子。

他已经记不清楚这是第几块石头。他叹口气将耳朵贴上去。世上石头多如天生繁星。可灵石只有这么一块。她也只有这么一个。找到她谈何容易。

魏陨清不知道她也不知道。他本是她精血所化,担负的不仅仅是她的戾气,同时也是她的生气。只要这世上精血存在,她便可依着这点生气再次浴火重生。只是他也有私心的。这一次。他想先找着她。

只是这茫茫三千世界。她在哪呢。

所幸他有千万年孤寂可浪费。他只是担忧。

她重新变成一块石头在黑暗里会不会觉得寂寞会不会害怕呢。

每每想起,眉间心上,尽是酸楚。

他又拾起一块石头。天已经快亮了。他将神识传进石头:“是不是你?”

还是丝毫无动静,他摇摇头正欲起身。

就在这一刹。他身后旭日初升,柔柔日光。石头里传出一句细弱如蚊吟的声音。

“二狗子。我们回家吃饭。”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八月短篇任务文」 同归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狐狸寨 :: 短篇版块-
转跳到: